弹簧钢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弹簧钢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雀之殇【新资讯】

发布时间:2019-10-17 16:37:41 阅读: 来源:弹簧钢厂家

办公室在二楼,窗户朝北开着,紧邻一居民家户,小院的主体建筑是一排西房、一排北房的二层小楼,攀扶着楼梯蜿蜒爬着绿色长长的藤蔓,婀娜多姿绕院一周,最后消失在青砖勾缝里,却又从屋顶的瓦楞爬下来,于是灰暗的青砖黛瓦有了浮动的美丽,流淌在这静静的风和叶之间了……借着楼梯拐角搭建一狗棚,养着条硕肥的黄狗,每天都会有几阵强烈的狗吠,高兴了叫一阵,恼怒了也叫一阵,夹杂几声主人疼爱的叫骂声,这时,我便不由自主凭窗而望,看狗头摇,看狗尾晃,虽从没见过狗的全貌,但从狗头狗尾来判断,确是一条体格极健壮的狗了。

小院里有一棵高大的石榴树,隔墙和我共度春夏秋:迎着暖暖的春风,轻摆的枝叶间泛起嫩红的芽,很快全树抹遍了胭脂绣;初夏时节,石榴花灼灼怒放着,吹起一个又一个长长的喇叭,又像一簇簇燃烧的火苗;仲秋深绿的叶子间捧起一个个圆溜溜的浅红色的果实,像一个个鼓着肚皮的美丽孕妇。  几日不在办公室,今天听狗叫起时,我又习惯性临窗而望,忽然眼前一片金黄,石榴树的叶子像老人松动的牙齿,在风中旋转着飞舞着抖落,晃如金菊的花瓣,又像鸟儿入冬前换下的羽毛,有点悲秋之萧杀,今年的叶子几乎结束它们的生命周期,且舒长袖旋转草木风月了。我似乎闻到了秋意缠绵气息,听到天上涨潮落潮的声音。眼里望着秋,心也随着叶子的飘落浸入了深秋的清凉。  忽然一阵鸟啭,清脆而不急促,圆润而不单调,把我的心慢慢地捞了上来。只见两只麻雀正跃过石榴枝头停在窗棂上,轻灵跳荡,临风顾盼,曳着可爱的尾巴,翘着尖尖的啄,细瘦而不干瘪,丰腴而不臃肿,忽然感到这灰不溜秋的小家伙竟也玉姿绰约,玲珑饱满。  我和它们只有一层玻璃之隔,我望着它们,它们也好奇地朝窗户里望着我,这样友好地相互打量着。它们不时啼叫着,闪动着翅膀,转动着黑黑的眼珠子,回转着灵活的脖子,像久别重逢的朋友和邻居,把我的记忆忽然缩短到恍如昨天的童年……  天空多蓝啊,蓝得能看得见清澈的底色,如洗的天空中飘忽着悠闲雅致的白云,绵延起伏的群山环抱着茂密的树林,各种各样的鸟儿在树林里尽情歌唱,最普遍最常见莫过于麻雀,它们从早到晚扯着嗓子叽叽喳喳聒噪不停,而且总是成群结队地飞来飞去。  麻雀于人类的屋檐下、墙洞中筑巢,有时会占领家燕的窝巢,在野外,多筑巢于树洞中。它们的“家”很简单,几根细细的柴禾交错搭成简单的框架,再用几根羽毛杂草铺在窝底,就是一个温暖的“家”了。麻雀生性活泼,胆大易近人,好奇心较强,但警惕性却非常高,喜欢与人类亲近,在人类居住的地方活动,所以习惯性把它们叫做家雀。  儿时的麻雀几乎随时随地随处可见,一抬头就能看见它们在枝头快乐地飞来飞去,它们的叫声更是缠绵于耳,早晨本想睡个懒觉,天蒙蒙亮,麻雀就开始吵闹;傍晚时分炊烟四起,麻雀就像开例会一样叽叽喳喳热闹一阵。由于它数量繁多,又极常见,加之它和人类的亲近性,或者是它们往往表现对人的过分亲近,近则狎之,在我们的眼里它们是那样的平凡和平庸,因此它们始终得不到人们的尊重和爱护,甚至招致人类对它的滥杀几近绝迹般的雀殇。  当时的农村,几乎所有的小孩都会玩弹弓打麻雀,手举弹弓,弹发雀落,百发百中,准头极好;几乎家家户户房檐下都有麻雀窝,踩着梯子掏麻雀窝,一般总会掏出许多麻雀蛋,小小的,花皮的,或炒或煮,香得馋人,麻雀窝里掏出蛇,从梯子上滚下来的事也屡有发生。  记忆中最惊险的掏麻雀窝是井中探险。村南浇地里有口大井,直径三米左右,井水好的时候可以灌溉方园几百亩的土地,后来因为水层下沉,成了废弃的枯井,有一窝聪明的麻雀把窝筑在井壁中间砖缝内,离井口约三四米的距离。这个隐蔽的“家”后来还是被村里几个淘气的小孩发现了,并实施了掏麻雀窝计划,五六个小孩像猴子捞月一样倒挂着,胆子最大的那个正在够雀窝时,其中一个小孩的奶奶大老远就看见了他们这种危险行为,着急地大喊,孩子受了惊本能地松开手,五六个孩子连环落到井下……幸好我们那里的井不很深。如今这几个毛头小伙都步入不惑之年,谈起当初掏雀窝的事,他们自己都觉得对当年的行为感到不可思议!  为了阻挠这种不安全的行为,大人们常吓唬小孩:如果掏雀窝,长大了手会发抖……直到今天,我还非常熟悉这个古训,有时偶尔饭桌上看见某人手抖得夹不上菜,我就想他小时候是不是掏过麻雀窝。  最难忘的还有下雪天用大笸篮扣麻雀。雪地上撒几把瘪谷,支个笸篮,拉条绳子,人躲在房间门后不易被察觉的地方观察,不一会儿就有麻雀试探性地落在倒扣的笸篮底,东张西望探听虚实,稍有动静便立即起飞,试探几次,确信没有危险性时,这才慢慢踱进笸篮边,啄一粒瘪谷,迅速抬头起飞看周围有没有危险信号,当彻底放松警惕,放心地步入笸篮里面时,或者打前锋的麻雀确信没有危险信号的时候,大批麻雀就会蜂拥而至飞进笸篮,这时一拉绳子,就能轻而易举扣到许多麻雀。最好是彻底地下几天大雪,地上厚厚地盖了一层,麻雀实在觅不到食,饥不择食就会自投罗网。捕到的麻雀,糊上泥浆,放在炉膛里烤,那种香味神仙都会跳墙!  明知会是陷阱,也要侥幸一试,落进笸篮的都是贪欲极强的愚雀,所谓鸟为食亡;逃脱的都是清心淡泊的慧雀,即知进知退。有时想想麻雀真不值,为了几粒瘪谷就搭上了性命。人在对待这些小生灵上,真是虚伪而狡诈。  因为麻雀吃粮食,在食不果腹的年代,国家明确其为人人得而诛之的害鸟。上世纪50年代末期,政府动员全国城乡居民,在规定的日期和时间内,掏窝、捕打以及敲锣、打鼓、放鞭炮,轰赶得它们既无处藏身,又得不到喘息的机会,最后累得坠地而死。可怜的麻雀东躲西藏,从与人为善的鸟邻,至颠沛流离离群索居,种群一再衰败。一年以后,各地陆续发现园林植物出现虫灾,有些还是毁灭性的。然而真正威胁的是大规模地使用农药,这使得麻雀大面积地减少,有些地区甚至到了绝种的程度,如我国的四川省,在短短几十年里,这些曾经与人类相伴了数万年的鸟儿出现了大范围的绝迹。  其实麻雀以禾本植物的籽食和害虫为食,在以谷物为主要作物的粮食生产区域,麻雀能从人们那儿抢走一些粮食,狭义地片面地就此把它列为害鸟,有点断章取义,甚至弄巧成拙,人们只看见麻雀吃得微少的粮食,但却忽视了它对有害昆虫的控制,在麻雀多的地区,害虫特别是鳞翅目害虫的数量明显要少于其它地区,这方面它们对农业生产做出了相当大的贡献。可惜的是由于过去我们在生态认识上的不全面,导致对它们进行的大规模的围剿,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文明的遗憾。可一旦人们意识到错误,放下屠枪改正错误,这些没心没肺的鸟儿,又回到了人类的身旁,与人类亲近亲昵,融洽和谐相处。  麻雀形不惊人、貌不压人、声不迷人,但它们却有着极其丰富的思维和极其敏感的灵性,首先,这种小生灵的聪明机警,它们有较强的记忆力,如得到某人救助,麻雀会对施救者表现出一种亲近,而且会持续很长的时间;其次,它们是一种群居的鸟类,对付其他入侵鸟类会表现得非常团结,直至将入侵者赶走为止;第三,麻雀在育雏时非常勇敢,由于亲鸟对幼鸟的保护较成功,加上繁殖力极强,因此麻雀在数量上较许多种鸟要多,因此它们往往是一个极其庞大极其常见的鸟类群。  除了这些可圈可点的灵性外,麻雀还有明显的性格特征。人们也曾把捕到的麻雀关在笼子里,希望养着它,像金丝雀那样来养玩,然而令人费解的是,麻雀这么不起眼的鸟儿,既没有惊人美貌,也没有骇人胆识,却是那么桀骜不驯,任凭你撒下拌上香油的金黄的米粒,或倒上澄澈的凉开水,它就是不吃不喝,几日后拒食而死。这样的性格再一次令人起敬几乎生畏。鹰被人们誉为空中英雄,它比麻雀厉害一百一万倍,但它再厉害再霸道,终究会被人们驯服,我曾经看过驯鹰的纪录片,光是熬鹰过程就极其惨烈,熬鹰成功才是迈出第一步,紧接着要驯化猎鹰,让这种凶悍的猛禽为狩猎者服务,经过一系列复杂、艰难的驯服,以致成为忠实为人类捕猎服务的工具。所以我们常在影视文学作品中看到“清廷鹰犬”的称呼,或者笼养的金丝雀的称呼,但从来没有见过笼养麻雀,这可能是麻雀身上最显着的最有尊严的品质。  由此我不得不想到靠出苦力挣钱养家糊口的农民兄弟,他们几乎生活在社会最边缘最底层,有着麻雀一样的普通性和普遍性,但却那么俗而不媚,幸福快乐满足地生活着,他们的精神生活充实而阳光,他们对生活的追求简单而执着,不求达官显贵,但求安宁踏实,在他们的心里,只有自己的劳动换来的生活才是最有自尊的生活,虽然有时是那么悲苦。

玉米粘虫化学防治法摄相机萧贺硕萧贺硕

阳台飘窗设计案例自粘铝箔

玉米大斑病的发病原因及防治措施0录音棚阮丹青阮丹青

芝华仕沙发怎么样沙发的选择窍门有哪些切卡机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