弹簧钢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弹簧钢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与父亲继母闹矛盾不愿回家19岁的小珊流浪了两个多月

发布时间:2020-03-04 18:11:33 阅读: 来源:弹簧钢厂家

头发油腻,眼里带血丝,全身脏兮兮,借宿在网吧,靠好心人施舍过活

19岁的小珊就这样流浪了两个多月

原是与父亲继母闹矛盾不愿回家

炎炎夏日,当大家都舒舒服服坐在家里看电视、吹空调,享受着美好时光时,一名19岁的女孩却离家在外流浪两个多月,两个月的流浪,身上的钱早已所剩无几,每天都过着白天饥一顿饱一顿、晚上被迫露宿街头的生活。到底是因为什么,让这个女孩宁愿在外流浪也不肯回家?7月18日,记者采访到了这名女孩,尝试着打开她的心结。

少女借宿网吧钱包被偷

7月17日,记者从市公安局庐山区十里派出所得知,在九江学院附近有一名19岁的女孩,白天在外面到处找工作,晚上就借宿在网吧,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。那天她报案说晚上在网吧睡觉的时候,钱包被偷了。我们赶到现场后,与女孩交谈了一番,将她送回了家。负责出警的民警回忆道,可是当晚将女孩送回家后,女孩并未回家,而是再次一个人跑出来。

得知这一消息后,当天下午,记者前往九江学院附近的派拉蒙文化广场,在广场一楼至二楼转了一圈又一圈,始终没有发现民警口中的女孩。第二天8时,记者再次来到该广场。此时正值学生放暑假,文化广场特别安静,只有几家早点铺正在营业。在仅开的几家店铺中,记者向店主打听女孩的下落。印象中有这么一个女孩,但不知道她在哪里。这个女孩好像在这边呆了很长时间,还在我这买过吃的,这几天都没看到她。无奈之下,记者来到位于文化广场二楼的警卫室。

哦,前几天我巡视的时候,见过这个女孩,印象很深,当时我还问了她怎么一个女孩在外面,不回家。不过现在不知道她在哪里。保安胡师傅告诉记者。由于不知道如何联系女孩,记者将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了他,嘱咐他一旦看到女孩立即和记者联系。

女孩:父女有矛盾不愿回家

18日上午,记者接到胡师傅来电说,这个女孩在他办公室,便立即赶到九江学院。

在胡师傅的警卫室里,记者见到了这名在外流浪两个多月的女孩,女孩正大口地吃着胡师傅给她买的包子,看见生人,女孩明显地缩了缩身子。记者看着眼前的女孩,只见油腻的头发湿湿地耷在额头上,眼睛里带着红红的血丝,面容显得十分憔悴,一身白色衣服已经变成灰黑色,脚上一双拖鞋也是脏兮兮,身边一个塑料袋,里面只有几包香烟和几十元零钱。记者诧异地问女孩袋子里的东西哪来的时候,女孩回答说:这是九江学院那些外国朋友看我可怜,给我的。在场的人都愣住了。

女孩告诉记者,她叫小珊,今年19岁,爸爸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,之后妈妈去了外地打工,我被判给爸爸,一直跟着他生活。我爸爸不久重组了家庭,坦白说,阿姨对我很好。说到自己的家事时,小珊显得特别冷静。

我出来2个多月,刚开始身上还有钱,没事就去网吧上网,在学院门口买点小吃。后来钱包被偷了,没有钱了,只能吃一顿饿一顿,实在饿得不行就喝水,挺管饱的。小珊低着头边吃边说,没有钱上网了,我就去网吧隔壁一间废弃的房间睡觉,那里有张沙发。有时晚上我就睡在那,白天在外面溜达。

孩子,你这几个月都是这么过来的?听完小珊的话,一旁的胡师傅忍不住问道。嗯。此时小珊放下吃东西的双手,怯生生地回答道。你一个女孩,又这么小,在外面很危险的,应该早点回家。胡师傅以一位长辈的身份劝导小珊。我不想回我爸爸家。说完这句,小珊低着头,一直摆弄手中的水杯。

父亲:女儿很叛逆无可奈何

我爸爸脾气暴躁,不好相处,我怕他,不想回家。沉默了很久,小珊忽然说道。与小珊交谈了1个多小时后,记者决定找到小珊的父亲。记者从小珊口中得知,她的父亲目前暂住在她爷爷的家里。

19日一早,记者辗转找到小珊爷爷位于5727厂的家里。看到陌生人敲门,门内的一名女士显得很厌烦,经过一番交谈之后,她才让记者进门。该女士告诉记者,她是小珊的继母江女士,当记者告诉她小珊一人在外流浪了2个多月,钱包也被偷了的时候,江女士愣了下说:弄成这样,是她自己造成的,我也没办法。

说起小珊,江女士很伤心:作为一个后母,我知道非常难,平时也是尽量多疼她一点,可是她实在太让我伤心了。她长大后,经常在家里捣蛋。最让江女士生气的是,小珊居然叫了一个陌生男子,打电话恐吓江女士和小珊的爸爸。那个男人在电话里说我们没有抚养她,差她钱,还说要找我们麻烦。没想到我对她那么好,得到这样一个下场。说到这,江女士十分激动。

在记者的要求下,江女士打电话叫回了小珊的爸爸,虽然我和她妈妈离婚了,但她毕竟是我的女儿,我怎么可能不管她。小学的时候,她都寄宿在老师家,我和她妈妈每个月轮流交钱,平时她要钱,只要我有,我都会给她。但是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天天和我们作对。她17岁辍学后,说要出去工作,我帮她找了几份工作,也交了押金,可是没过多久,她自己拿了押金不做了,人也不知道跑哪去了,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说到这里,小珊的爸爸显得很无奈。

为了帮助19岁的小珊,记者决定带她去找心理医生,助她早日回到父亲身边。

■实习生黄声兰 记者张倩

莱芜订制劳保工服

济南订制防静电工作服

东营定做西装

北京防静电工作服定制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