弹簧钢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弹簧钢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楠溪江幽默小故事15篇-【zixun】

发布时间:2021-10-12 18:29:28 阅读: 来源:弹簧钢厂家

温州 金建民 搜集一、下面都是皮肉

某地,有一对很要好的知心朋友叫大懵和呆大。平时,他俩有祸同当,有福同享,无事不帮,无话不说。

一日,他俩闲来无聊,谈起了各自的老婆。大懵的老婆阿英生得细嫩薄肉断乌星,又聪明又贤惠,令呆大眼红得很。无奈,她是好朋友的老婆,呆大不敢偷偷摸摸。朋友妻不可欺啊!大懵却不在乎,既然好朋友对自己的老婆有意思,就给他一个机会,这才叫有福同享么!

大懵回家和阿英商量一番,阿英红着脸答应了。于是,大懵按约定的时间出远门去,留空房让李四过上一夜。傍晚,呆大特意打扮得清头一些,喜滋滋地推开了朋友家的门。阿英热情地招待他吃晚饭。

一八仙桌酒菜,外四盘,内四盘,中大盘,盘盘都是满满的鲜嫩蔬菜。呆大一边喝着美人亲手炖的热卵酒,一边无话找话地和美人说话。阿英端庄有礼,密密引他来品味色彩各异的炒菜。酒香菜美,吃着吃着,呆大的脸腾地一下子红得活像个猴头的臀一色,不好意思地开门三脚并作两步跑了。噗嗤一声,阿英笑弯了柔腰!

事后,大懵问呆大为什么中途跑掉,呆大笑了笑说:

“你的阿英真好,她炒的菜色香看起来个个不同,可每盘吃到下面都是一色的皮肉!”

二、听死人

当初,楠溪有个花眼人,在自家门头搭台唱词。听说是白听的,琴鼓一摧,来的人还真不少,老老少少,男男女女,上间门头都坐满了。

噔噔噔呗噔噔呗,

噔噔噔呗噔噔呗,

噔噔呗,噔噔呗,

噔噔呗呗噔噔呗,

呗呗噔,噔噔呗,

噔呗,噔呗,

噔噔呗呗噔噔呗……

弹琴打鼓一通,全场音静。人们想,这个花眼人的琴弹好,鼓也打好,词肯定会唱好。可等他一开口,公鸡嗓音杀猪喉,唱勿像唱叫勿像叫,听得人们捂耳朵脚摸油。唱一句逃一个,唱两句跑一双。开场白未唱完,人只剩一个。花眼人看不见,听听没了声音,还以为是大家听入迷了呢!他越唱越有劲,累了,口渴了,叫人递杯茶给他顺顺口。叫了几句冇人应,却听得有人打鼾声。

花眼人下台摇醒那人,问他为什么睡觉。他说自己在等唱完了,拆走搭台的四尺凳。还说,不睡觉就受不了,只想跑,除非把他捆在椅上。花眼人想把词唱完,又怕空场传出去霉倒勿起,就求他听完。他也可怜花眼人的苦心,就让对方捆了个坚实。

花眼人又唱开了。这可是第一次有人要听完自己的唱词!他一高兴,声音越唱越高,高得鸡飞狗叫才罢休。

唱完了,花眼人听听冇动静,推推冇声息,摸摸那人已断了气……

三、一条扁担睡十六个人

一班担盐客,跋山涉水,走了三天三夜的路,又饥又累,疲惫不堪。眼看太阳佛下山,鸟雀归林,他们见到了灯光。灯光亮处,有一座小木屋。木屋里有女人喂奶的呜呜声。呜呜声在杂乱的脚步声里断了,灯光也灭了。

深山林密风冷。盐客们蹲屋檐下过夜,熬不到半个时辰,就去敲门:

“有人吗?开开门吧,我们冻死啦!”

“我男人不在家!”

“表嫂,我们是担盐的,老客。”

“我家不是客栈!”

“我们就睡柴仓!”

“柴仓柴满!”

“就坐坐柴仓凳!”

“柴仓凳断了!”

“就蹲蹲柴仓渎!”

“柴仓渎太小!”

“我们……求求你啦,表嫂!”

“勿吵醒我儿子……不开!”

冻得牙齿咯咯响的盐客们,只好将一根扁担横放在门头,一班男人挤来挤去:

“睡里面过去一点!”

“你睡外一些,扁担钉触死!”

“挤死我了!”

“十六个人睡一条扁担,当然挤啦!”

“挤一点正好……”

那屋里的女人,被吵得睡不着觉,听他们睡静了,就悄悄地开门想看个明白:一条扁担怎么会睡得下十六个男人!

门闩刚拉响,门就被推开了……

四、嘘嘞哉

某某家里养了个呆儿,说的话一边说一边就忘记。你叫他办件事或传个信,比登天还难,非急死你不可。

一天,呆儿的妈叫呆儿去外婆家拿些芰线来纳鞋底做鞋给他穿,怕他忘记,要他一路密密念牢。呆儿上路了,口里不停地念着芰线芰线芰线,路过碇步缺口用力一跳——嘘嘞哉!这一下,就不停念成嘘嘞哉嘘嘞哉嘘嘞哉了。到了外婆家,外婆问他:

“乖,你姆叫你来……”

“掇嘘嘞哉!”

“什么是嘘嘞哉?”

“嘘嘞哉就是嘘嘞哉!”

“你记错了!”

“嘘嘞哉,我姆叫我路上念牢的,嘘嘞哉,嘘嘞哉,嘘嘞哉……”

“好好,嘘嘞哉就嘘嘞哉!外婆给你烧好吃的。”

外婆给外生特意烧了碗杂味粉干汤,内杂薄鱼干、豆被、三层肉和鸭蛋,佐以糯米酒和葱叶,软脆味香,好吃极了。呆儿门头玩,闻得香味,直往镬灶间里跑,脚绊外婆捻芰线用的四尺凳……

“哎呀,你把芰线……”

“啊,外婆,阿姆要芰线,芰线,不是嘘嘞哉……”

五、一个屁害死两个半人

舴艋船儿坐着几个男的和一个女的。女的有几分色相,引起男人的多话。男人们你一句我一句,虽不直接说她,却时时应着她的女儿身。她低头红脸,一声不响。水路长,闲话短。她装聋作哑,男的也就没了意思。时值当伏,太阳猛,南风凉。船仓里渐渐地静了下来。男人东倒西歪,闭眼养神。忽然,“咕,咕,咕——”两短一长,屁放响,香葱味臭气充满船仓……

“哇,好香啊,谁放的屁?”

“还有谁?香人放香屁呗!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“我放的屁!中午吃了个香葱,忍勿牢!有什么好笑的?”

吃香葱放香屁的是女的。她正羞得没地方钻的时候,一个在船头看风景刚回船仓的白面书生为她解了围。她看了他一眼:蛮好的一个男子汉!

男人们没了话题,闷坐到城里,下船各自散了。冤生孽结,那书生拐了个弯,又碰上了那女的。女的连连感谢他,书生说自己真的也在放屁。她看看天色已晚,问他住哪。他说人生地不熟,还找不到住宿的地方。她请他到她姐姐家住一宿,他同意了。

女的姐姐热情好客,见妹妹带了个白面书生来家,以为是妹夫,特意摆酒相待。姐姐喝多酒,不由分说,硬强把他俩推进自己的房间里睡,自己回边房睡。

再说,这姐姐暗中有个情夫。当晚已约好一起睡的,姐姐酒醉忘了,可情夫没忘。半夜间,他偷偷地推门摸到床沿借月色一看,有一对男女并头睡,以为是情妇另有男人,火冒三丈,去拿来解刀,一刀一个,割菜头一色割下了两个人头……

第二天一大早,那姐姐发现死了人,连忙紧报了官。官府查明情况,断定是她的情夫杀的人。她推勿过,只好承认。官府抓不住杀人犯,便把她关了起来。她想想自己做孽深重,痛哭了三天三夜,结果疯了。

六、做贼偷芥菜

楠溪有一个小男孩,本生得天真活泼,人见人爱。

一次,他从邻居家的菜篮子里偷偷地拿了一张芥菜,跑回家告诉妈妈:

“姆妈,姆妈,我有一张大芥菜!”

“哎哟,我的儿子真灵,真灵!姆妈给你炒芥菜粟糕吃!”

“姆妈真好!我要吃奶……”

“好好好,我的心肝宝贝……呜呜呜!”

炒芥菜粟糕是这男孩平时最喜欢吃的,他可高兴啦。从此,他见了自己喜欢的东西,不管是谁的,都偷偷地拿回家,也都得到了妈妈的夸奖。

小男孩长到了十几岁。

一天,他家门头来了个卖鲞客。他趁着买卖忙碌的时候,偷偷地把一片大白鲞藏到自己的背后紧靠在板壁上,等卖鲞客担子担走了,拿给妈妈:

“姆妈,姆妈,我有一张大白鲞,喏!”

“哎哟,我的儿子真灵,真灵,真灵!姆妈烧起给你配白米饭!”他第一次吃到了白米饭配大白鲞。此后,他偷拿别人的东西越来越胆大了。

他十八岁那年,因杀人越货被关进了死牢。临刑前,他要见妈妈一面。妈妈哭着来了,怪他:

“呜呜——,我的儿啊,你怎么恁笨的啊,你笨死了啊 ……留下姆妈一个人怎么活啊!”

“姆妈,我想吃奶!”

“我的儿啊,你想吃就吃吧!”

“我……咬死你这害人精姆妈!”

“啊——”

他一口咬死了宠爱他十八年的亲妈妈……

(七)死探女儿心

楠溪有一老伯,死了老伴,一个人在家冇意思,就去三个女儿家走走。

他首先来到富有的大女儿家。凑巧大女儿在烧猪脏吃。他未进门头早已闻到了香味,心想来得早不如来得巧,今天口福不浅哪。待见了女儿,他就高兴地问:“爸来了,有什么好吃的啊?”女儿一边靠门翘脚挡道,一边用围裙擦着油腻的双手说:“爸,我家哪有什么好吃的啊!你先在门头坐坐,我煮纱完了就去借点粉干……”气得他转身便走。

他到了生活宽裕的二女儿家。小女儿正坐在织布机上手忙脚乱着。他抚摸着摇尾巴骑上胸口来的大黄狗的头,笑问女儿:“爸饿了,就吃点便饭……”女儿头也不抬一下,嘀咕一句:“我歇勿落手,镬里有冷饭,你自己淘开水吃……”他一把推开狗,一声不响地回身走了。

他饿着肚子走进贫穷的<

广州三大助孕机构公司

第三代试管婴儿的流程

淮北做人流手术淮北专做流产的医院